首页 »

新媒体时代,如何正确“打开”博物馆

2019/8/14 6:45:48

新媒体时代,如何正确“打开”博物馆

昨天是国际博物馆日,全市有103家博物馆免费开放,3家博物馆半价开放,35家博物馆延长开放时间,部分博物馆开出夜场活动。当天,还有170余场公益性活动。

 

一大早,琉璃博物馆、震旦博物馆等平日收费的博物馆门前排起长龙,不少市民从四面八方赶来,希望趁着开放日免费看个够。不少博物馆为市民准备了特别的福利,比如童涵春堂中药博物馆向进馆参观的学生发放小礼品,电影博物馆副馆长亲自为参观市民讲解。

市民和游客在上海博物馆有序参观。

 

正在展出“醍醐寺珍宝展”的上海博物馆人头攒动,不少观展群众手持语音讲解仪,盯着展柜里难得一见的日本国宝仔细端详,好久才肯挪动一小步;甚至还有专程从北京过来看展的师生搭档,他们说自己是学美术史的,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博物馆的实物,十分难得,远比平时在电脑上搜索藏品来得更真切,也更过瘾。

 

“日本醍醐寺”珍宝亮相上海博物馆。  图片来源:新华社

 

当然,“博物馆日”高涨的观博热情并非常态。在平时,有多少人把到博物馆当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博物馆来说,如何吸引观众走进博物馆,如何让博物馆亲近大众、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是需要下功夫研究的课题。如今,越来越多的博物馆不再满足于位居“文化圣殿”层面的高冷,更愿意放低身段,敞开大门欢迎四方客,在亲民方面做了许多尝试和探索。

 

但问题来了,新媒体时代,打开博物馆的方式有很多种,什么样的方式才算是正确?

 

博物馆是否需要“严肃脸”

 

提起博物馆,许多人的印象都是庄严、神圣的、高大上,走进博物馆,甚至连呼吸、脚步都会不由自主放缓、放轻。“博物馆给人的感觉就是太过呆板、太过死寂,东西就冷冰冰地在那里,没有互动性。”正在上海博物馆参观的佘小姐对此非常不解,“为什么博物馆就一定要在很暗的灯光下,大家非得静静地观赏文物?”

 

已经退休的佘先生是博物馆爱好者,只要有他感兴趣的展览,不管刮风下雨都会去参观。在他看来,走进、了解博物馆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在博物馆中,面对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的确应该静静观赏、思考。 “博物馆有历史文化的积淀和传承,如果大家对这方面不了解的话,可能就把我们传统的东西都丢掉了。”

 

博物馆是否需要板着脸面对大众?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馆长张岚认为,博物馆作为人类文化遗产的存放和展示载体,自身有非常高的要求。公众要求博物馆“变脸”,说明市民文化素养和对博物馆追求的提升。“现在的博物馆概念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以前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座建筑,但它更重要的是承担公共文化服务职能。”他指出,其实,现在许多固定场馆已不再板着脸了,正在用各种方式亲近大众,大众也要改变对博物馆的“偏见”,主动走进博物馆参观,也许会有不少惊喜。“希望所有喜欢博物馆的人对专业人员提出更多要求,我们也会不断调整为公众服务的方式和内涵。”

 

博物馆里能否娱乐、商业化

 

近期,综艺节目“跑男”进杭州博物馆撕名牌,南京博物馆举行商业地产发布会等事件引发争议。新媒体时代,博物馆需要更加亲民,但当博物馆不再“高冷”,当综艺娱乐节目搬进博物馆拍摄,这是否就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综艺节目知晓度高、受众广、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大,正在上博观展的市民李小姐觉得,搭上综艺节目的“顺风船”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宣传方式。“现在观看综艺的越来越多,看那些在博物馆录制的综艺节目,其影响力可能比其他方式更有宣传作用。”

 

但博物馆与娱乐的结合,也引来不少质疑声。市民贺先生认为,博物馆不适宜过于娱乐化,“博物馆的氛围是庄重、严肃的,娱乐节目与博物馆的文化意涵和文物传达的价值并不匹配。而且,博物馆的主要功能是展示并保护文物,娱乐节目的喧闹和拍摄也会给文物安全带来隐患。”

 

据悉,“跑男”原版韩国节目也曾在博物馆取景,参与录制的明星介绍:“这里有很多艺术品,所以走路的时候也用静步。”但在《奔跑吧,兄弟》中,“跑男”们在杭州博物馆展馆内玩起了“撕名牌”活动,动作激烈,“如果不慎伤了文物怎么办?”这引起了大多数网友的不满。

 

“博物馆要想办法吸引观众,没有观众就失去生存意义。”长宁区革命文物陈列馆馆长杨芳说。她认为,博物馆并非不可以加入娱乐因素。“不是所有博物馆都是静态的,也有动态的一块。有些博物馆与文物、古迹结合,适合安静地参观,还有些博物馆如科技博物馆、自然博物馆原本就是互动型的,并不排斥动态的形式。”

 

位于田子坊的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门外约有200余人排队等候参观。

 

长宁区的“博物馆打开方式”也许可以提供一个思考案例。在今年的长宁区文博宣传月中,除了开放36家文博场馆,举办“我身边的历史建筑”摄影大展外,还将在5月21日开展以“博物馆奇妙日”为主题的文化微旅行活动。活动用解密游戏的方式,将愚园路周边的场馆串联起来,吸引年轻人参加。“不像走马观花式观博,我们用答题的方式,把一些线索藏在各博物馆里,参与者不需要在馆里大声交流,而是自己寻找线索。”杨芳说,这些解密游戏不会产生剧烈的动作,比如在某个博物馆里找到某个历史片段,用微信等方式传递答案,获取另外一个任务,中间也可以同讲解员互动。类似的活动已举办了三四年,每年报名人数都爆满。长宁区的博物馆也通过游戏线路串联的方式,得到了很好的宣传。

 

善用新媒体,加强互动性

 

好莱坞电影《博物馆奇幻夜》口碑上佳,阿里影业近期正购买版权拟拍中国版。这些都是博物馆与娱乐产业结合的事例,也是博物馆揭开神秘面纱、亲近大众的一次尝试。

 

事实上,近几年,各个博物馆都在探索如何亲近大众、激发大众的兴趣。如故宫博物馆就以活泼、逗趣的文创产品示范了新的博物馆“打开”方式,不论是朝珠耳机、还是“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一经推出,便引发热议,连带着改变了故宫往日遥不可及的形象。故宫还专门组建数字产品研发团队,推出《韩熙载夜宴图》《胤禛美人图》《皇帝的一天》等多种APP,寓教于乐,以富有趣味的方式介绍故宫藏品,增进大众与博物馆的互动。

 

“2016上海博物馆文化创意设计大赛”也在18日启动,大赛通过博物馆文创事业与社会文化力量的跨界合作,鼓励公众参与并关注博物馆文创的发展,试图以文创方式“让文物活起来”。

 

在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看来,在新媒体时代,吸引媒体、推广文创是正确“打开”博物馆的不二选择:“要吸引大众,首先要吸引媒体。如果连媒体都吸引不了,我们还怎么去吸引大众。所以我们也在改进和媒体的互动交流方式。同时上海博物馆也会从文创方面推进博物馆和媒体、公众的交流。”上博的文创工作起步于1986年,今年刚好30周年,从最初的复制、仿制开始,到现在有那么多充满创意的产品,以及实体店和网络店铺相组合的经营模式。这些都是吸引观众很重要的窗口。

 

善用媒体的传播渠道,加强文物与参观者的互动,这样的博物馆形态也得到不少市民的赞同。市民蒋小姐认为,“博物馆其实可以利用一切高科技的互动媒体方式,比如可以多研发周边产品以及利用新媒体传播,或是做一些有趣的视频、动画,如果未来能利用AR、VR技术让参观者身临其境,就更有趣了。”

 

从2008年开始,上海的大多数博物馆在博物馆日免费开放,但博物馆还有很高的围墙,大部分藏品一般观众是看不到的,很多市民也无法用到博物馆的数字资源。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把全市博物馆真正建成没有围墙的博物馆,让更多市民用到博物馆资源,也是博物馆的正确打开方式之一。昨日,虹口区文化局在中共四大纪念馆广场举行“没有围墙的博物馆”上线仪式,利用道路指示系统和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将全区现有的文物点以及具有历史价值的道路、景点串联在一起所构成的博物馆群,为市民、游客提供游览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