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考驾照竟成最难的事

2019/10/23 22:50:39

【城事】考驾照竟成最难的事

去年3月,江小姐因工作需要,报名参加了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虽然她与驾校签署了合同,却迟迟上不了车。直到今年3月才完成全部考试,4月拿到驾照;期间七七八八直逼万元的学车费用,也让她直呼“看不懂”。不过,学员有抱怨,驾校似乎也有苦衷:学员太多,考试名额受限,各项成本也在一个劲往上蹿……

 

眼下,会开汽车已然成为一项基本技能,学车的刚性需求较大。但是,据统计,本市现有驾校200家左右,教练车1.8万辆,培训资源相对充足,似乎不应出现“捉襟见肘”的窘境。问题到底出在哪?学车难、学车贵的背后究竟缠绕着哪些深层次的问题?

 

 

左盼右等等不到“上车”

 

“当时我都急死了,不断给驾校打电话,对方要我耐心些。”江小姐告诉记者,她去年3月在宝山某驾校报的名,合同价8500元,可直到7月中旬,教练才通知她参加科目一,即交通法规理论考试。考完后联系师傅,被告知至少等2个月才能上车。11月,方才考了科目二,即倒桩和场内驾驶。而最终完成科目三,即大路考,已是今年3月了。师傅告诉她,这还是好不容易抢来的考试名额。由于先前所练车技已渐生疏,只好再花钱买课时训练。

 

朱先生的经历也大抵如此。2014年5月,他到市北某驾校报名学车,当场支付了7000元培训费。最初6个月里,他每月仅学习1次倒桩。11月初,教练说需通过倒桩考才可报名参加科目一考试,朱先生掏130元从教练处买了考试入场券; 通过考试后,教练称已成功为他报名科目一考试,让其在家等通知。朱先生左盼右等一个月,见杳无音讯,于是联系驾校负责人,对方称学员太多,没法给出明确的考试时间表。今年3月,驾校通知朱先生去签考试合同,孰料签完后一个多月还是等不来培训与考试。一气之下,朱先生到消保委“告状”。在消保委的干预下,4月14日,驾校给朱先生退了款,不过还是扣除了900元报名费。

 

周期长费用贵已呈“常态”

 

类似于江小姐、朱先生遭遇的情况是否普遍?记者进行了随机调查。

 

广中路军体驾校称:学费9600元,至少等7个月后才能考科目一; 刘行驾校学费9000元,等候时间至少半年;朝阳驾校同样须等6个月。据此,记者粗略估算,6、7个月等候时间再加上120天左右的培训周期,学员就算一次性顺利通过所有科目考试,也要到年末方能拿到驾照。

 

4月13日中午,记者又来到顾戴路春申驾校,工作人员明确表示:C1车型(手排)学费1.05万元,C2(自动档)1.3万元; 莘庄驾校则分别为9800元和1.2万元。上述费用仅指教材费、培训费、管理费以及首次考试费用等。若想顺利通过考试,特别是科目二,还需额外支付模拟考试场地使用费。眼下在考试场地内练习倒车,1小时费用大致在160元,而练习小路考,每小时200元。记者获悉,学车费用2013年前曾长期稳定在4、5千元。

 

“报考定额、考官不足”致排队加剧

 

业内人士指出:学车难、学车贵,固然有学员增长快、考试难度增大等因素,但与目前驾考实行的报考定额、考试限量制度也不无关系。驾培行业现采取一辆教练车同期培训9人的滚动开班政策,即毕业1名学员后才可申请1人参加科目一考试。此举虽可保学车质量,但无疑加剧了“排队等候”的尴尬。

 

本市自2013年以来严格控制驾考名额,考试限量是指驾校每周可报考学员数要按驾校的教练车总数乘以0.5的系数来划定。目前本市驾校每车每周可报考名额已降为0.43人,也就是说每车每月不到2人。同时由于合格率控制在75%左右,每车每年实际毕业学员数仅17人左右。某驾校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每车每年能毕业学员35名,如今毕业率下跌一半,单车成本自然明显上涨。驾培行业早已市场化,驾校“生产”能力受控,而在固定资产折旧和相应成本不变的情况下,自然就要调整收费了。

 

记者另获悉,为减少驾驶员培训和考试环节中的作弊行为,本市驾驶员培训采取培训和考试分离模式。去年全市驾考开班学员40.3万人,毕业30.6万人,可全市考官才100多人。科目三考试原先只考2公里,每名考官每天可考26-28位学员; 如今延长至3公里,考官只能考20位学员。

 

考试名额少催生“红包”

 

车管部门目前是按各驾校教练车数占全市总教练车数的百分比,并与驾校的考试合格率、缺考率、违规扣分等挂钩,将考试名额按月分配至各驾校。

 

奇货可居的名额让多方竞相争取。为了向车管部门争取更多名额以便学员快进快出,许多驾校想方设法“抢”;而期盼驾校尽快安排考试拿证、恳求考官“通融放行”则成了学员向教练、向考官“行贿”的本能。湛江、石家庄等地车管部门集体“塌方式腐败”绝非偶然。

 

在“大路考”之前,教练提醒她准备点好处费“打点”考官,以便在考试时不给她出难题。

 

记者观察:做好公共服务 避免权力寻租

 

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决定了学车已“飞入寻常百姓家”。面对刚性需求,控制驾校规模、限制招生总量等管理措施,能否从根本上堵住学车潮,值得商榷。

 

华东政法大学社会管理综合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行政法专家邹荣教授认为:驾考从本质上属于驾驶执照这一行政许可证发放前的审核的法律行为。他希望有关部门及时改革,扩大考试容量,尽快疏通驾考路上各类“肠梗阻”。

 

有关人士指出,目前政府承担的社会公共服务多在探索外包,驾考服务是否可尝试外包给社会组织?如此既可理顺权力集中问题,也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权力寻租。

 

业内人士建议:将报考额度与驾考毕业人数脱钩,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净化考试环境;同时依据培训大纲,商定驾校实际培训能力。通过增大智能化考试比例,增加考试日期等手段,提高考量,并积极推进本市较为成功的计时培训模式,充分满足市民的学车需求。

 

他山之石

 

广州:2014年4月起实行科目三考试电子评判,考官考试时间从每周5天增至7天。

 

重庆:科目二、三培训满学时后2个月内预约不上考试的,可自己或驾校以及车管分所直接预约到市交巡警总队指定的异地考场考试。

 

南京:全面推广科目三智能考试系统。考官不知道驾校、学员名字,有效消除人为因素。